扒啦指头数数,新华里,下板房,崂山大院、大陆市场,相比较而言,老台东乃至青岛市最大的棚户区,还是数得着仲家洼吧。这话说的是几十年前的事了。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当初是青岛的城乡结合部,大约范围是由延安三路、延吉路、镇江路、扬州路围成的洼地。站在延安路转盘高处能看见大半个仲家洼,第一感觉很震撼:哇!可了不滴了,这地儿怎么就像一口大锅!从锅沿到锅底,挨排着全是密密麻麻的灰蒙蒙的小屋顶,这么多!这么拥挤!

仲家洼往事

曾经的仲家洼河沟,右侧是南仲小学

仲家洼往事

曾经的仲家洼河沟

严格说仲家洼地势东西南三面高,北面连接太平镇处最低。仲家洼底部有一条小河,原先大约是源于太平山西麓的一条山沟吧,七十年代我搬去的时候,眼能见到的水沟是从仲家洼最南头的台东玻璃厂起头,那周围有小湛山大队的菜地,还有浇菜的大井。现在市北区机关幼儿园身后,以前孤零零有一簇簇一二十户住家户,那地域很奇怪地被称呼为小台湾。跑题了,还是说这水沟,从小台湾这里继续向北蜿蜒,一路汇集来水,就越来越宽,在现在宁夏路派出所位置拓成为小河。不下雨时候水不大,却是长流水。河流继续向北(略偏西)流淌,在延吉路处进入太平镇,再汇入吴家村,最终流入胶州湾。当下的人会问,河哪?河在哪儿?奥,是这样的,河上加盖了,封闭了。现在的宝应路,现在的体育街,大部分是建在河道上的。回头看这河道还是应该留下来的,建成景观河平日里漂漂亮亮,万一遇上大洪水也保障排涝顺畅无虞。这事先搁下,继续说仲家洼。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河沟旧影

仲家洼分东仲、西仲、南仲、北仲,大约以现在的宁夏路为界,路南为南仲。以北仲路为界,路北为北仲。宁夏路跟北仲路之间的区域以当年的小河现在的体育街为界,街东为东仲,街西为西仲。这区分不太严谨,算大差不差吧。

擦边穿过南仲家洼的是台湛路,这可是条老路,台湛意思是台东通向湛山。进出仲家洼的正理八经的马路有两条沙土路,一条是从台东八路下来通向镇江路的,现名北仲路。当年八路口这里竖着中英文牌子,外国人未经许可禁止入内,原因不详。不会因为这里不太雅观吧?再就是有军事设施?镇江路那里有个海军防化连,靠手表厂那里还有个部队的仓库。也许是因为这个吧。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的胡同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的胡同

穿越仲家洼的另一条路是延安路大转盘下来通向手表厂、亢家庄的马路,曾经叫过仲辛路,意思是仲家洼到辛家庄的大路。应该是德据青岛时候的叫法,想必跟台柳路、湛流干路,台湛路是一茬的路名。后来改称过延安东路,也好像有南仲路的叫法。到如今,已经是架了高架桥的宁夏路的一段。另外,从六路口下来的马路就窄吧些了,到洼底那个小桥也通不了大车,不过那时候也没有太大的车,跑个吧嗒吧⑴什么的凑合。最南头小台湾那里通湛山的土路也类似吧。仲家洼最多的是那种窄胡同,最窄的两人相会需要侧身才行。这地儿适合孩子们玩捉迷藏,生人过来容易走迷糊路。

往前追溯,青岛建埠前的仲家洼不会拥挤的。依据街道上做的调查,仲家洼是青岛最早的村落之一,大约明末清初,有仲姓先人由云南迁来此地落户,这仲姓还是先贤仲子后裔。仲氏落户较早,姓氏就成为地名。再后来又有张、葛、胡、姜氏族人迁来建村,时至清末,这里已经形成五个自然村。可以想象,老仲家洼人依水而居,流水潺潺炊烟袅袅 ,农夫挑水浇田,农妇洗衣煮饭,一片田园景致。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的孩子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的孩子

进入现代,仲家洼的人口迁入有几个脉冲式加速阶段。先是德国人租借胶澳后大力投资建设,引得四乡人来青寻找机会,仲家洼挺适合穷苦人安家。再一个阶段是一战结束后国民政府从日本人手里收回青岛,恰逢中国进入民族工商业大发展时期,年轻的青岛生机勃勃,仲家洼随着也就迎来人口迁入的小高峰。1938年一月日军又占领青岛,人口依然是流入多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青岛先是迎来短暂的发展,接着又有躲避内战的大量移民难民进入青岛。在这些时段,普通劳动者比如出大力扛大包拉洋车的打工的,多选择仲家洼这类低成本处居住。搭建简易棚屋,集攥几个钱再砌砖合瓦盘炕,有房就是家了。1949年后,上面开始照搬前苏联模式鼓励生育,平均一对夫妇会生育三五个孩子吧,由此迎来了五十年代的人口暴增期。

经过这几个阶段,仲家洼越来越人满为患。至1979年改革开放前,又极少有住宅建设这回事,老百姓的办法就是盖小房。我们搬来晚,跟着邻居学,也盖过小房。先得备料,有空就推着小车到处捡半头砖囫囵砖捡石头,下班自行车上都带几块回来。还得挖黄泥打土坯,买下旧砖瓦旧门窗准备着。若是垒个草屋就自己试乎着干,盖小房还是要请个瓦匠挑头干。早期水泥都不太用,主要是靠黄泥和石灰抹墙,打三合土地面。记得邻居用黄泥抹外墙,要掺和上细铁沫子,干后铁锈黄泥呈现美丽的红赭色,还挺耐久。打地面为了防潮,到轧钢厂推过叫做玻璃釉子的废料。房子小也要吊顶,拉上铁丝做筋骨,糊上报纸就成了仰棚。就这样,经过老百姓热火朝天的建设,仲家洼变得处处小趴趴屋变得密密匝匝了。

仲家洼往事

照片左侧的公共水龙,街头巷尾晾晒的衣服被褥,就是当年洼里的那种市井生活写照。

各顾各家建小房,公共设施却没有着落。大约几百户人家共有一个水龙头,多是定时开放按担收费。没有市政敷设的下水道,洗衣做饭的污水要提溜出去倒马路边沟里,无人管理难免污水横流。那时节公厕也是几百户一处,早上起来经常是占茅坑挺费劲。省点事,小解就不出门了,每家都必须准备个黑尿罐的。靠尿罐边摆着垃圾桶,到时候或是送垃圾场或是等着垃圾车的听铃声送垃圾。比较犯愁的是下雨天,有屋漏的,有门槛漫水的,更多的是雨天行路难。没有硬化的地面遇雨变得黏黏糊糊,雨靴就成了生活必需品,一般都是买双矮腰黑靴子,谁有双高腰雨靴也是很展洋⑵的。

这里居住条件差一些,老青岛人都知道,洼里人就不好意思说家住仲家洼。不过这里的商业服务业还挺完备。先说教育吧,小学有北仲一小,北仲二小,东仲小学,南仲小学、台湛路小学。中学有三十七中,四十三中。购物和服务业,想买些用票证和不用票证的,菜店、煤店、粮店、食品店、合作社、餐馆、茶炉、小铺、理发馆一应俱全。商业服务比较集中的区域,北仲路靠近小河周围算一个,南仲靠近四十三中附近也比较集中,最集中的区域是南仲桥头两端(现在宁夏路桥底)。

仲家洼往事

此处即为原仲家洼桥底位置

记得那座桥的桥面比较宽,桥边是青灰色石头柱插两趟蓝漆铁栏杆。河面有十几米宽,赭石色石头砌的护坡,河面也是石头砌成,中间砌有一步能跨过去的河槽,平日水流不出河槽,暴雨季节水势浩荡就填满河面。这河跟桥的周边,就是仲家洼的繁华区。桥南除了住家户,有菜园子有学校,还不算热闹。桥西热闹,有粮店、菜店、储蓄所、包括小人书摊什么的。马路对过有万和食品店,小馋孩对这里印象特别深。这里还有饭店、土产店、裁缝店、火烧铺,还有菜店的大场院。桥东有药店、理发店和街道办事处,桥北有贸易公司,这是个老习惯叫法,其实就是家百货店。桥北还有公共厕所和垃圾场,修车子的补鞋子的收废品的也在桥周围安营扎寨。菜店场院后面还有小小的土地庙,老习俗给人送老时候,要先来土地爷这里报庙的。据说这里土地爷管辖范围挺大,连几里外的亢家庄那边,也要到这里报庙。

仲家洼往事

南仲,台东纸制品厂墙外

这里最热闹时候应该是早晚两头,路上人员有骑自行车的更多是步行的,人流浩浩荡荡。商家门口熙熙攘攘。这些人主要是住这里的和在周边工厂上下班的工人,北边的北仲路上也是这样。当年的仲家洼是不通行公交车的,只有穿过这里上行到延安路大转盘才能坐上二路电车。细数一下周边的工厂,还真是不老少。有手表厂、草制品厂、发制品厂、自行车零件厂、热工仪表厂、防滑链条厂、五金拉链厂、肉制品厂、玻璃厂、锚链厂、滑石粉厂等等等等。至于仲家洼本地上下班的,估计遍布青岛所有的老企业吧,包括乘火车到娄山后上班的。

父母辈多是劳动人民,这里的孩儿们也从小热爱劳动。挑水扫地押③脏土,买煤买粮买菜打酱油,拉风箱、馇稀饭、发馒头、烀饼子、看弟妹、拾掇家,小小年龄都能干。很多家庭都干些手工活补贴家用,记得有糊盒子糊纸袋、拆线头、洗棉纱、勒头发、砸石子、绣花的,还有割青草卖到湛山村的牛房的。黑灯瞎火起来赶浮山所集买议价粮,骑车子到石老人港买虾子发虾酱,到浮山拾草搂松毛,到田家村捯地瓜青岛新华里小区,到湖岛子挖蛤蜊,湛山海边拾海带,经历过“瓜菜代”那个年代的孩子,好像总有事忙。计亮⑷的孩子还能做家具,打白铁、糊仰棚、扎箍车子焊铜盆⑸,在吃供应粮穿补丁衣服的时节,能帮家里出出力省省钱,那是仲家洼孩子的优良品质。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旧影

仲家洼往事

仲家洼旧影

那些年的大气候拿着上学不当事,现在眼光看是有些耽误孩子前程,不过几个人能看那么远?何况孩子们天性都好玩。女孩子喜欢跳绳、跳房、踢纱布袋、拾鹁鸪⑹,男孩子打木头、弹蛋、抽懒老婆⑺、滚铁环。洗澡会到吴家村储满水的石头窝子,捉土渣⑻就到镇江路东德国人建的老炮台下面的壕沟边,习惯称呼那里叫大高崖子……。

月份牌翻的快,不知觉到了改革开放年代,这茬孩子长大,日子也好起来。到八九十年代,仲家洼陆续遇上拆迁改造,没有几年,模样全变了。或许因为当时相机胶卷不太普及,也许是人们也不稀待⑼给趴趴房留影,偌大的东西南北仲家洼,竟然没能留下完整系统的照片来。

写下这篇小文,聊补遗憾。饭后茶余,尚可读来怀旧吧。

再见,老仲家洼!

方言注释

(1)吧嗒吧指当年一种简陋的三轮柴油机小货车

(2)展洋,洋洋得意显摆的意思

(3)押脏土,倒垃圾的意思

(4)计亮指手巧

(5)铜盆青岛新华里小区,搪瓷脸盆也习惯于按老叫法称呼

(6)拾鹁鸪,用杏核或小石子当道具的游戏

(7)懒老婆是木陀螺

(8)土渣指蟋蟀

(9)不稀待就是不值得的意思。

本文作者为岛城画家、作家周川老师

本文老照片拍摄者均为岛城摄影家王挺老师授权编发

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、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编辑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!

发表评论